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科技广场 > 资源环保

海洋文化景观应保护性开发

2014-06-23 06:10:08    来源:中国海洋报    字号:    
  海洋文化景观并非如一般人所想的是在人类海洋文明的进程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与海洋自然景观一样,海洋文化景观同样也会因为人类的不合理开发利用而被消耗殆尽。

  海洋文化景观保护与开发是否可以实现双赢,取决于“度”,这就要求我们在保护和开发的关系中找到平衡点,避害趋利,将两者融为一体。

  ■李加林

  海洋文化景观是沿海地区人民在开发利用海岸带资源的漫长历史过程中形成并传承下来的重要文化遗存,包括海洋遗址遗迹景观、海洋历史场所景观、海洋乡土景观、海洋聚落景观、海洋关联性文化景观、海洋文化线路景观。海洋文化景观资源往往都具有非常高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是人类历史遗留下来的重要的物质和精神财富,是广大人民群众智慧的结晶。

  然而,海洋文化景观并非如一般人所想的是在人类海洋文明的进程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与海洋自然景观一样,海洋文化景观同样也会因为人类的不合理开发利用而被消耗殆尽。

  开发和保护是一个过程的两个侧面,开发是为了更好的保护,保护是为了永续利用,目标都是为了充分实现海洋文化景观的价值。因此,只有合理开发利用才能使其保持久盛不衰的活力。海洋文化景观保护与开发是否可以实现双赢,取决于“度”,这就要求我们在保护和开发的关系中找到平衡点,避害趋利,将两者融为一体。

  保护性开发意义重大

  第一,保护性开发有利于挽救濒危的海洋文化景观。

  海洋文化景观在历史长河中有其形成、发展和衰亡的过程,人类利用、管理直接影响着海洋文化的存在时间及生命周期。长期以来,由于人们对海洋文化景观的价值缺乏清醒认识和足够重视,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人类开发行为加速了海洋文化景观的破坏与消亡过程,使许多极具价值的海洋文化景观面临着消失的危险。保护性开发应强调“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

  第二,保护性开发有利于缓解海洋文化景观保护和开发的矛盾。

  海洋文化景观是人类涉海过程中留下的宝贵财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它们存在和发展的价值。在海洋文化景观保护性开发中,保护为首要原则和根本前提,需要彻底改变在海洋文化景观挖掘与利用过程中“保护”只能作为附属原则的地位。海洋文化景观资源的保护性开发主张谁开发、谁保护的原则,使海洋文化景观的保护责任明确,开发人既是获利者也是保护者,因为其利益来源于海洋文化景观的良好保护,从而保证海洋文化景观的保护能落到实处。

  第三,保护性开发将使海洋文化景观在市场经济体制下更具生命力。

  我国的海洋文化景观资源具有数量大、分布广、品味高等特点,过去一直由国家统一经营和管理,每年的保护和管理费用巨大,很多具有保护价值的海洋文化遗产限于经费问题而不能很好地得到保护,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而保护性开发理论,强调将海洋文化景观融入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之下,充分发挥海洋文化景观管理部门的指导作用、政府投入的引导作用和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加强政府、社会团体、企业、志愿者及社会大众等各方面的互助与协作,使人人都参与到海洋文化景观资源的保护过程中来。以期营造海洋文化景观保护与经济建设和谐共融、协调发展、互利双赢的新局面。

  关于保护性开发的几点原则

  第一,可持续发展原则。

  海洋文化景观的保护性开发首先要体现可持续发展原则。对于海洋文化景观资源的利用不能超越资源本身与环境的承受能力,要注意保护海洋文化景观资源赖以生存的自然地理基底和相应的具象质料,以保证景观开发的持续性;为实现保护目标,需要用可持续发展的思想进行指导,使得海洋文化景观在保护和利用的二元平衡中实现可持续性。可持续发展原则并非将保护和利用对立,而是将二者结合起来,对海洋文化景观的合理利用就是最积极的保护,也就是说保护不排斥利用。坚持可持续发展原则还必须使当代人明确自己在海洋文化景观保护性开发中的责任和义务,为子孙后代的发展留下余地。

  第二,一票否决原则。

  海洋文化景观的实际开发利用,可以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和客观要求进行具体调整,但是有一点必须明确,即无论进行何种开发,无论带来多大的经济、社会和政治效益,只要这种开发利用可能对海洋文化景观资源本身产生破坏影响,造成景观文化价值损失,不利于海洋文化景观资源的保护,必须马上停止。也就是说,在海洋文化景观保护性开发中必须坚持一票否决制。

  第三,以人为本原则。

  人在海洋文化景观的保护中始终处于核心位置,这不仅表现为所在地的居民是文化景观的直接创造者和传承者,更表现为海洋文化景观保护的终极目标是参与营造一种适宜沿海人民生存和发展的人文环境,保护是为了沿海人民有更好的发展和更为丰富的精神世界。许多海洋物质文化景观作为沿海人民日常生活中经常涉及的场所和生产工具,历代居民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均自觉和不自觉地采取了一些适宜的保护措施,使得景观资源的利用能更为有效。因此,对于海洋物质文化景观的保护性开发必须要考虑当地居民的需求和意见,尊重他们的选择。而对于海洋非物质文化景观,则要充分考虑景观本身传承和演化特征,使其保护性开发活动在基于该文化族群自觉、内在的意愿下进行,并得到当地居民的支持和参与。

  第四,多样性开发原则。

  海洋文化景观具有很强的地域性特点,每一处文化景观都和它的历史、地域区位有直接的关系,在保护性开发中要尊重当地文化的特性和地区的特点,尤其在总体思路、规划和保护设计中,要体现海洋文化特色和地区风貌,对海洋文化景观进行原汁原味的开发。海洋文化景观的保护性开发不能只采取旅游、观光、餐饮等形式,随着海洋文化对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海洋文化开发的利用和收益更涉及到地区文化特色及对地区发展的经济贡献、社会贡献、文化贡献等多方面的内容。

  第五,重点突出、分期实施的原则。

  区域海洋文化景观分布点多面广,品相参差不齐,分布区域的自然和社会经济特征也千差万别。受资金、技术等问题的影响,保护性开发不可能全面展开。而应该根据本身价值、资源的生存状态、开发的基础条件、国家和地区的财力和投资力度等实际情况,制定开发规划,合理划定海洋文化景观本体、重点保护区、保护区内的重点区域、其他区域,然后根据轻重缓急的要求,按先后顺序分区和分期逐步实施。

  因地制宜 模式多样

  海洋文化景观保护性开发的实施形式很多,有动态保护、静态保护、文化线路保护等等。但最重要的是要根据本地的实际情况开展工作,走出有地方特色的海洋文化景观保护的新路子。结合国内外文化景观与文化遗产保护的经验,笔者认为,海洋文化专题博物馆、海洋文化节庆型开发、宗教旅游开发、保护修复型等不失为较好的保护性开发模式。

  第一,海洋文化专题博物馆。

  兴建海洋文化景观的展示馆或荟萃园,具体的表现形式为专题博物馆,以某一专门内容为征集、收藏、展示的对象,集中向人们展示某种或某类海洋文化景观。浙江省岱山县海洋文化系列博物馆是较为成功的专题博物馆开发模式。目前已建成中国海洋渔业博物馆、中国盐业博物馆、中国台风博物馆、中国灯塔博物馆、中国岛礁博物馆及中国海防博物馆,形成海洋系列博物馆。岱山海洋系列博物馆是对海洋文化景观的拯救和延伸,不仅填补了中国博物馆事业的一系列空白,对发展岱山经济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不同博物馆之间形成主题各异又相互关联、相互补充的旅游链,提升了海洋文化景观旅游开发的品位。

  第二,海洋文化节庆型开发模式。

  海洋文化节庆型开发模式是指以海洋文化景观所在地特有的景观内容与文化内涵为基础,确定节庆活动主题,达到宣传和保护海洋文化景观,促进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目的。比如,舟山将原本散落于民间的物质材料和民俗文化艺术进行加工提炼并集中展示,举办了国际沙雕节、海鲜美食文化节、观音文化节、海洋文化节、金庸武侠文化节、沈家门民间民俗大会、贻贝文化节等体现舟山海洋文化特色的系列节庆活动,促进了舟山海洋文化景观保护性开发的多样化发展。

  第三,宗教旅游开发模式。

  海洋文化景观的宗教旅游开发模式是指以涉及宗教文化的建筑场所等海洋历史场所景观和海洋民俗文化景观为核心内容,结合山海文化、天象气候等其他海洋文化景观,形成具有一定吸引力的生态旅游区,以实现海洋文化景观的保护与开发良性互动的模式。普陀山作为我国佛教名山与著名的海岛风景旅游胜地,其海洋文化景观的宗教旅游开发模式已成为闻名世界的品牌。普陀山的旅游景点无一不与观音信仰相联系。普陀山的宗教建筑,从选址、布局到结构都十分讲究,巧妙利用地形地构,与周围环境保持和谐。美丽的自然风景和浓郁的佛都气氛完美结合,使它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成为吸引游人的魅力所在。

  第四,保护修复型模式。

  保护修复型模式是指对于一些历史价值高、生存环境差、内涵没有得到充分挖掘的海洋文化景观进行科学的保护与修复,并通过对其文化价值、历史价值、社会价值的充分挖掘,从而达到保护性开发的目的。河姆渡遗址为7000年前的沿海先民生活遗址,在挖掘基础上形成的开发就是一个很好例证。遗址博物馆由文物陈列馆和遗址现场展示区两部分组成,实现了遗址保护与开发利用的紧密结合,占地4000亩的河姆渡文化原始生态区模拟、恢复河姆渡先民生活时期的生态环境,通过舟游和参与采集、渔猎等活动,游客可亲身体验先民古朴而野趣的原始生活,既较好地保护了海洋文物遗迹景观,又通过旅游开发拓宽了遗址保护的资金来源渠道。

  (作者系浙江省海洋文化与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